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玫瑰前的忏悔 > 第046章 深山见幽灵
笔趣阁全新启航!笔趣阁新域名NNbiquge.com!NN代表全新的笔趣阁!
    李半仙大喝一声,“看你还往哪里逃?”

    冬冰听到李半仙的吆喝,仔细一看,只见李半仙前面十多米远的地方,一个高大剽悍,全身长满毛发的幽灵,正站在坟茔上,目光凝视着李半仙。

    幽灵个子高大,腰上系着一块野狼皮,长长的头发几乎要拖到地上,目光犀利如电,身上长满了浓密的毛发,一双大脚犹如熊掌,又宽又长。

    “你三番五次出现在我的身边,到底是何居心?”李半仙大声喝问道。

    幽灵嘴唇嗫嚅了许久,“噢噢噢……哟哟哟……”,但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李半仙拾起地上的一根木棍,幽灵撒腿就跑,在荒山野岭中,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李半仙在幽灵后面紧追不舍。眨眼间的功夫,幽灵逃离了乱坟岗,跑进了十万大山中。

    “师傅,别追了,凭着我俩的本事,根本追不上这个怪物。”冬冰拉住就要冲进森林的李半仙。

    李半仙气喘吁吁,“这个可恨的家伙,我非抓到他,扒了他的皮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要是你施展腾空术,或许真能追上幽灵。”

    李半仙“噗嗤”一笑,“我哪里会什么飞腾术!你晚上看到的全是我控制的稻草人。”

    冬冰顿时恍然大悟,他还以为李半仙真会腾云驾雾,真像天使一样能飞天入地。

    李半仙总觉得这个幽灵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总是在与她捉迷藏。她在明,幽灵在暗,她也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李半仙刚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儿,幽灵又出现在一棵大树后面。他手里提着一大串成熟了的香蕉,用手向李半仙比划了一番。意思是要把香蕉送给李半仙,这是他刚从深山里摘回来的,又大又香甜。

    李半仙蓦然从地上跃起,她要来个突然袭击,如同一道闪电扑向幽灵。

    幽灵似乎早有准备,向旁边轻轻一纵,躲开了李半仙的抓捕。李半仙举起木棍,快如疾风,扫向幽灵的小腿。

    幽灵一个空翻,躲过了李半仙的木棍。李半仙恼羞成怒,举起木棍砸向幽灵的天灵盖。幽灵来了个就地十八滚,滚出了十多米运。

    幽灵一个鲤鱼打挺,傲然站直了身子。幽灵不但没有发怒,反而露出了笑脸。

    李半仙提着木棍又追了上去,嘴里叱骂道,“你这个可恶的怪物,成天躲躲藏藏,不敢以真面目示人。你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?”

    李半仙把木棍舞得虎虎生风,棒影绰绰,方圆十多米的小树被她打得啪啪直响。

    可是幽灵身体灵活敏捷,跃来闪去,李半仙的木棍伤不到他的一根汗毛。

    李半仙气喘吁吁,汗流如雨,舞棒的速度越越慢。蓦地,她快若电光石火,把木棍一下投向幽灵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你去死吧!成天向个鬼魅一样跟着我,让我吃不香,睡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李半仙以为这一棒击出,幽灵不死也得残废。

    可是又让李半仙傻了眼,木棍不但没有击中幽灵的胸膛,反而被幽灵握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李半仙心想,这下全完了,幽灵肯定恼羞成怒,一棒结果了她的小命。

    李半仙闭上眼睛,自己辛酸苦涩的一生,总算走到了尽头。再也不消忍受孤独寂寞,再也不消忍受痛苦的煎熬。

    她早就想离开这个冰凉的世界,早就想去与黄泉路上的亲人们团聚。就让幽灵成全她的愿望,让她得到永恒的解脱。

    李半仙把头伸向幽灵,“求求你给我致命的一棒吧!我已经活够了,也活腻了!”

    幽灵痴痴地凝视着李半仙,摇了摇头,把木棍交到李半仙的手里。

    李半仙睁开双眼,“你为什么不一棒结果了我的性命?为什么还让我苟延残喘?”

    幽灵没有说话,用大手指了一下天上的明月,又指了指自己的胸膛。

    幽灵是说,天地为证,他绝不会伤害李半仙,更不会危及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李半仙朝他摆了摆手,“你走吧!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。你也别再躲躲藏藏,像个鬼魂一样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幽灵点了点头,步履蹒跚,踉踉跄跄走进了深山,不时回头张望一下李半仙。眨眼间,再也看不到幽灵的身影。

    李半仙忽然想起了一个人,一个令她终身难忘,让她伤心欲绝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个幽灵无轮外貌和眼神,都和她的初恋情人陈玉郎一模一样。可是陈玉郎已经离开她快四十年了,并且当时已经另有新欢,远走他乡,双宿双飞。

    陈玉郎更不可能出现在这十万大山之中,说不定早已尸骨无存,化为尘埃。

    可是李半仙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她蓦然站起身,朝幽灵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嘴里喊着,“玉郎!玉郎……你是玉郎吗?”

    可是除了大山的回音外,再也听不见幽灵的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看着李半仙疯疯癫癫的样子,冬冰慌忙追上她,搀扶着她颤颤巍巍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师傅!你这是怎么啦?怎么突然叫起来了玉郎?玉郎是谁呀?”

    李半仙答非所问,“玉郎,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?你明白我的心有多痛吗?”

    李半仙虽然恼恨陈玉郎背叛了他,可是他的心里,永远装着的全是陈玉郎。

    李半仙吃饭想起他,睡觉想起他,梦中还是梦到与陈玉郎恩爱甜蜜的日子。

    虽然她与陈玉郎才相爱一年,时间短暂,可是陈玉郎却给她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。让她一生梦牵魂绕,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陈玉郎的一笑一怒,无时不在她的脑海里回荡,上下沉浮。令她心碎,也令她痴狂。

    她越想越伤心,起初是小声哽咽,接着便是嚎啕大哭,嘴里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玉郎,为什么上天安排让我认识你,并与你相爱!可你为什么又要离开我?去投进另一个女人的杯抱!”

    “玉郎,难道是我做得不够好吗?你告诉我哪里对你不好,我会一一改正,让你高兴,让你满意!”

    李半仙嚎啕痛哭了大半天,总算把心中的郁闷和孤苦消散了一些,辛酸和苦楚也被泪水洗涮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冬冰掏出纸巾,为李半仙擦去眼角的泪痕。“师傅,你怎么说哭就哭了?难道是因为没有打败幽灵而伤心吗?”

    李半仙一把推开冬冰,“小屁孩!大人们的事情,你永远不会明白。”

    冬冰咯咯一笑,“我看那个幽灵不但不会伤害师傅,反而挺关心师傅!怕是幽灵喜欢上师傅大人了吧!”

    李半仙如同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,脸上荡漾着一片片红云,“臭小子,你再说那些没羞没臊的话,师傅可要把你揍得体无完肤,让你亲娘都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冬冰真怕李半仙发怒,慌忙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“师傅,求你老人家千万别生气,我看幽灵真的对你没有一分恶意。你也就不必放在心上了。”

    李半仙也明白,这个怪物不是幽灵,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。可是一个大活人,怎么会跑到十万大山中?怎么会跟踪她?怎么会时隐时现出现在她的身边?

    陈玉郎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,即使会来到这十万大山中,也用不着跟她捉迷藏。

    李半仙百思不得其解,她也明这个幽灵一样的人不会伤害她,否则他不用躲在暗处,也能够轻轻松松解决她的小命。

    可是她除了一些瓶瓶罐,家徒四壁。她也不再年轻貌美,已是古稀之年的老妇人。

    这个野人跟踪她能有什么好处呢?接近她又是为了什么?假如再有机会遇上这个幽灵一样的男人,一定要问个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“师傅,咱们回家休息吧!已快接近三更了。”

    李半仙毕竟年纪大了,奔波劳累了一个晚上,早已累得精疲力竭。

    冬冰搀扶着李半仙,慢步走出了树林,穿过乱坟岗,来到了李半仙的家中。

    “好徒儿,再去帮师傅烧上一壶开水,我要痛快淋漓喝上一杯热茶。”

    冬冰把李半仙扶坐在藤条软床上,李半仙盘腿坐下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冬冰回到灶房里,为李半仙烧来了一壶开水,他刚要为李半仙沏茶。李半仙睁开了紧闭的双眼,“还是让为师来吧!沏茶需要技术,泡不好就浪费了好茶叶。”

    李半仙站起身,撮茶,洗茶,沏茶,动作利索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“好徒儿,现在你已经记下了所有药方的制作原理,我也把所有的骗人把戏全传给了你,你以后一定要举一反三,融会贯通。把我的技术发扬光大。”

    冬冰心想,他不会出去招摇撞骗,更不会装神弄鬼吓唬平民百姓。他只会治病救人,为有需要的人服务。

    但他心里虽然这么想,他可不敢违背师傅的叮嘱。“徒儿一定谨记师傅的教诲,精益求精,把师傅的各种技术发扬光大。”

    李半仙抚摸了一下冬冰的额头,“真是个聪明懂事的好孩子,为师真是三生有幸,能够收到了这样的好徒弟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回家休息,明天师傅领你上山挖草药,让你认识一下各种各样的药物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