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我能回档不死 > 第461章 召唤
笔趣阁全新启航!笔趣阁新域名NNbiquge.com!NN代表全新的笔趣阁!
    一个流动着黑色液体的漆黑人影出现在光芒中。

    站在有光的地方,颜骏泽才得以完全看清楚姚龙当前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全身臃肿无比,身体周围不仅有流动的黑色液体,还有晶体颗粒和碎肉血沫等。

    以颜骏泽如今的实力,可以看见这家伙体内不时有无法控制的磁场动荡溢出,姚龙此时整个人的横截面起码有两米,双脚下有大量黑液流淌,不过都围绕在其脚旁,没有到处蔓延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……与它共存,但,无法控制。”姚龙的脸颊几乎被黑液完全淹没,看不太清楚五官面貌。

    颜骏泽通过对方磁场不断增强的这一点,可以判断他的身体正在不断肿胀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种身体肿胀、黑液增多是姚龙自己都无法控制的,来源于他的死亡原因,来源于他生前最后一刻积累下来的怒气。

    他本能的必须发泄这些怒气,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发泄一次。

    颜骏泽略一沉吟,道:“无法控制就让它发泄出来,不过你要记住一点,你会越来越好,而不是因为有怒气的存在而变得越来越差,越来越违背你自己的本意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姚龙这一次回答的很快,似乎颜骏泽之前那段话对他的触动很大。

    这家伙还是听见去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的怒气,还能不能忍住?”颜骏泽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随时释放,但现在的极限大概还可以坚持十分钟左右。”姚龙道。

    “先离开核电站。”颜骏泽点头,“去外面远一点的地方再说。”

    话落他转身往外面走去,而身后的姚龙则是直接化为一股黑液,沿着地面快速蜿蜒而出,渗透出围墙,出乎颜骏泽意料,直接到了核电站外面。

    颜骏泽一愣,加快速度从大门口一路小跑出去。

    王通在门卫室等着他,见状赶紧走出来,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搞定了,你暂时不要跟着我,姚龙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气,他需要释放一次。”颜骏泽道。

    此时王通看见远处有一团黑液在急速成形,他没有多问,立刻点头:“那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颜骏泽看向那黑影,随即指了指远处那个小山包,开口对姚龙喊道:“先去那边,山包的后方,然后再释放。”

    “诶诶……”

    王通一看就急了,那里可有自己的房间,不过转念一想,只要收拾得了姚龙,大不了以后不住那里就是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颜骏泽的速度没有姚龙快,等他跑到山包上时,姚龙已经躲到了小山包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探头一瞧,看不见他的身影,颜骏泽喊道:“现在可以让你的怒气完全发泄,不过你试着将怒气的攻击方向集中,使其更具有目的性。如果实在无法集中,也试着让你的攻击更专注一些。”

    话声刚落,轰隆!

    一道磁场干扰瞬间降临,脚下的地面微微震动,但最让颜骏泽感受真切的还是那庞大无比的磁场冲击。

    他立刻释放自己的控制域场,将身体周围笼罩,屏蔽了磁场干扰。

    呲呲——

    冲击的响动,与控制域场的外围一层竟然发出碰撞摩擦声,这种微粒子的碰撞在颜骏泽看来也都非常奇妙。

    肉眼可见,竟然有蓝色光电不时闪耀。

    颜骏泽有些惊奇的看着这一切,同时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姚龙这家伙的怒气磁场之强大。

    怕是高级别的塑灵处于这种磁场冲击干扰下,也都无法抵抗,即便磁场不散,起码也会变成一只破损疯疯癫癫的怪异。

    计算了一下,大约持续五秒左右,磁场风暴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姚龙的身影很快出现在小山包上,颜骏泽走出房间后一愣,吃惊的看着此时的姚龙。

    只见刚才还臃肿不堪的这家伙,这会儿竟然身体瘦弱到了连刚才三分一都不到,虽然身体周围也有黑液流动,但体型确实苗条了太多,仿佛瞬间减肥成功的靓仔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刚才他的臃肿是因为怒气积满的原因导致。

    “大概多久会控制不住,爆发怒气?”颜骏泽问。

    “现在最长的一次,大概三天。”姚龙回答。

    颜骏泽点头:“这个时间以后可能还会延长,不过一旦爆发,有可能威力比现在还会更大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又道:“每一次你在释放怒气时,试着将注意力放在某个方向,或者某个物体上,这样即便波及范围虽然依然很广,但其他方向肯定没有你注意的那个方向强烈,会少受到一些冲击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伸手摩挲自己下巴,“如果等你越来越适应这种发泄方式,说不定还能够有意的控制磁场冲击范围,或者,压缩磁暴的威力,使其在最佳的位置和时间被点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姚龙的身躯明显一震,似乎被颜骏泽的一番话给说透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……”姚龙忽道:“我可不可以先跟着你?这样在怒气爆发时,你可以告诉我怎么做,时刻提醒我。”

    颜骏泽愣了一下,没想到姚龙会主动提出跟着自己,他略一沉吟:“当前的首要问题是,你必须在爆发的时候控制住磁场的干扰程度和冲击走向,尽量把冲击力集中在某个方向。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话落,他扭头看了看身后属于王通的房间,“你刚才的暴怒,让那个房间里所有电子设备全部瘫痪,估计已经修不好了。现在最主要的是,你先控制这股肆虐的磁场,至少让它不会一次性就摧毁掉所有设备。”

    姚龙点头,沉默的思考着。

    颜骏泽又道:“跟着我可以,我也会多帮助你,只是你不能一直保持现在的形态。嗯,随时在其他人面前隐藏自己,等我给你找到一个住所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姚龙目光在颜骏泽身上来回扫动,他已经猜到这人是除灵人,只是这个除灵人给自己的感觉很好相处,交流起来也感到舒适。

    不像前两天来的那个老头除灵人,一上来就差点让自己魂飞魄散,要不是自己激发了怒气,成功爆发,姚龙毫不怀疑那家伙就是想要直接杀掉自己。

    颜骏泽决定暂时用控制域场帮助姚龙,至少让他在除灵人面前能够隐藏自己肆虐的磁场。

    回到核电站门卫室,王通已经感受到那边的磁场暴动,正在心急,不过看见颜骏泽若无其事的回来,他的心顿时放下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核电站按照正常程序自查后,就可以考虑重新启动了。”颜骏泽道。

    王通瞥了一眼他身后,什么也没看见。

    以姚龙这个高级虚灵的身份,他如果愿意,普通除灵人根本看不见自己。如果加上颜骏泽的控制域场笼罩,再高一级的除灵人也无法感应。

    两人上了车,一路返回普罗小镇,颜骏泽与冯怀功说了一声已经处理妥当。

    冯怀功能够感觉到他身边的异常,但不便散发磁场直接观看是否那磁堆怪跟着颜骏泽,只要问题解决了就行。

    他没有再多问什么,立刻起身,和颜骏泽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两人分坐两个不同的航班,一个回华应区,一个回天盟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欧莱大都,莱特卡尔城。

    晨星中央公园最大的广场,如今已被全面封锁。

    铁血猎魔团的杰弗里端坐在广场中间的高台之上,那本《易言之书》就放在其盘着的双腿前方。

    作为整个欧莱大都磁场触觉最为灵敏和强悍的除魔人,杰弗里是本次召唤真言魔西尔瓦努斯的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这高台是临时搭建的,而晨星中央公园这个地方的磁场汇聚力度首屈一指,非常适合启动召唤仪式。

    本次的召唤仪式与美加利大都半月协会当初的仪式完全不相同,没有多余的特殊怪异献祭,没有复杂的仪式规程。

    在古老的《易言之书》准备完毕后,杰弗里所在的铁血猎魔团、秃头老者所在的佩恩德十字猎魔团、以及克莱德与九世皇宫的人的大部分人员聚齐高台之下。

    之前半月协会召唤仪式使用的是《誓言之书》的临摹本,根本不是真籍,而且说到底克莱蒂亚九世当时藏有私心,他怀疑半月协会要这本《誓言之书》去就是怀有召唤的目的,所以并没有提起《易言之书》。

    而真正的召唤,也是最稳妥的召唤,则是利用《易言之书》来完成。至于《誓言之书》多半是用作研究用途,如果强行召唤出魔灵,结果很可能会导致召唤出的魔灵不可控。

    而这一点对于颜骏泽来说,他已经知道了,那大回档前出现的强大附体灵就是一只魔灵,在半月协会将其强制召唤出来后,果然就是不可控的。

    结果带来严重反噬,整个半月协会几乎灭绝,且因为附体灵的特殊传播方式,使得全世界都跟着蒙难。

    欧莱大都王族克莱蒂亚九世已经接近六十岁,不过他看上去却显得很年轻,一头金发,皮肤没有一点皱纹。

    现场中也只有他坐在王宫备好的琉璃椅上,其余人皆是站着等待仪式进行。

    克莱蒂亚的旁边站着一个不到十岁的男孩,这男孩的皮肤几乎是一种病态的白,五官俊俏,双眼灵动,不过诡异的是,男孩的双眼是银色的。

    目光闪烁中,有银芒不时亮起。

    他站在克莱蒂亚旁边,使得周围不少除魔人不约而同的投来目光,带着敬畏,甚至比看向克莱蒂亚九世的目光,更为尊敬。

    高台上的杰弗里天生高傲,即使面对克莱蒂亚九世也是如此,但唯独看向这小男孩时,才会面色绷紧,眼神中流露出重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杰弗里本人已经不是顶级除魔人,而是死神。

    放在身前的《易言之书》无风自动,书页自行翻动起来,杰弗里释放出磁场触觉,灵敏的感应着周围的一切,同时嘴里喃喃自语,念着书里的内容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小时后,杰弗里身后的虚空中,忽然出现了轻微的空气震动。

    他的磁场触觉立刻有了感应,当即结合书中的文字内容,用磁场对身后的虚空刺探过去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更为强烈的波动传来。

    此时高台下的其他人也看见了虚空中的透明空气波动。

    “出现了!”

    杰弗里掩饰不住心中兴奋,目光死死的盯着自行翻动的书页,嘴唇急速蠕动着。

    忽然他神色一僵,停了下来,盯着书页中的字体,似在思索,但一时没有再继续念下去。

    那十字猎魔团的秃头老者佩恩德见状,立刻扭头看向身后一名华应面孔的老人,用眼神给了这老人一个暗示。

    这老人也发现了高台上的突发情况,见佩恩德对自己点了点头,老人立刻躬身走出了队伍,往高台上快速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杰弗里瞥了他一眼,并没有阻拦,而是看着书中的内容,似乎文字有些晦涩难懂,他并不知道如何发音。

    这老人在上了高台后显得很是诚惶诚恐,低着头,弯着腰,尽量避免其他人的视线过多的关注到自己身上,快速来到《易言之书》前方,目光投向书页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轻声开口,用华应语说道:“艮上巽下,念‘巽’!杰弗里团长,这个字我教你很多遍了。”

    杰弗里翻了翻白眼,说出一句拗口的华应语:“华应古文,真绕口!”

    老人尴尬的笑了笑,赶紧退下,下了高台,回到佩恩德团长的后方站定。

    佩恩德扭头问道:“一山,其他字,他都认得吧?”

    这叫一山的华应老人微微点头:“都认得,就这个字,杰弗里一直有些模糊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出差错就好。”佩恩德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杰弗里已经继续念下去,而且他身后高处的虚空中,波动更为剧烈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此刻那半空中看上去就好像一层透明的幕布,在一股无形力量的拉扯下一阵阵抖动。不过看样子,似乎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“佩恩德团长,九世请这位先生过去说话。”一名克莱蒂亚九世的仆从忽然走了过来,站在佩恩德的面前恭敬说道。

    佩恩德扭头示意那叫一山的老人前去,并没有问是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这华应老人更是诚惶诚恐,微微点头,立刻跟着这名仆从而去。

    来到克莱蒂亚坐着的木椅前,老人正准备跪下,克莱蒂亚立刻阻止道:“不用行礼,其实是我是小儿子帕帕萨要找你。”

    老人微微惊讶,侧过头,目光投向克莱蒂亚身旁站着的那银瞳男孩。

    “你叫林、一、山?”帕帕萨歪着脑袋,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这老人属于华应语的名字,好奇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老人林一山只感到身体顿时被这道目光射了个通透,忍不住一个哆嗦,狠狠点头,害怕自己回答慢了。

    帕帕萨指了指高台上,继续道:“我大都博物馆的《易言之书》,为什么会找你解读?”

    林一山苦笑道:“我本是华应大都的一名阴阳先生,不知道什么原因,贵大都的《易言之书》和我华应大都一本古老的书,有许多内容都很相似,且有接近五分之一的文字重合。所以佩恩德先生聘请我来给杰弗里先生做翻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是本什么书?”帕帕萨银瞳一闪,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,《易经》。”林一山回答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