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假装是个boss > 第四十四章:伊甸之主的真面目

第四十四章:伊甸之主的真面目

 
笔趣阁全新启航!笔趣阁新域名NNbiquge.com!NN代表全新的笔趣阁!
    唐闲无从证实,即便是现在看到的一切,或许也只是某个人刻意安排好的。

    但这种可能性,他自己也知道是十分低的。

    这里最有可能的,便是伊甸圣地的另一处,这里藏着的,是伊甸之主真正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开始翻越另外一本书。

    同时唐闲也打定主意,无论时间多么紧凑,至少要将这一层不多的笔记看完。

    “要安排命运,是需要经过复杂的计算,但破坏神的力量过于强大,如果它愿意以和其他兽神联手,那将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。事实上能够出现它这样的生物,本就是一个奇迹,我很愿意观察它,可是出于稳妥的考虑,我更愿意安排它一个孤高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“距离安排机械族毁灭这个世界,还有四百四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机械生命,一个依靠算法来尝试描绘灵魂的特殊存在,此前并不曾出现过,尽管人类的世界里很早就有人工智能,但其模仿学弟的手段依旧是固定的。到了我这里,确实有了很大的突破。”

    “但它表现的并没有超乎我的预估,甚至有些失败,至少它的成长周期,始终无法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它在耐心的潜伏着,慢慢的学习这个世界的知识,慢慢的等待我改进它,它以为我不知道,但这件事很有趣,我的确可以假装不知道。只是后面的剧本,必须要稍加改动。

    至少现在看来,我必须想办法将几个兽神分割开。要让破坏神越发的孤傲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邀请破坏神去人间,或许会是很有意思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笔记是类似日记和随笔的形式。

    唐闲已然不敢多想些什么,只得继续看着笔记里的内容。

    笔记的下一段,与破坏神无关,看起来只是随笔记录的一些内容,但这一段论述,让唐闲整个人怔住

    “万兽的世界,过于闹腾,我将其比作我意识里象征着混沌,也就是恶的部分。它们需要得到抑制,而人类的世界井然有序,尽管正在走向灭亡,但若加速这种灭亡,将一部分人类圈养起来,或许会更利于我管控另一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段似曾相似的话,唐闲记得自己第一次听到的时候,明明没有感觉,这一次却是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秩序者说过的那段话?

    在神国里,秩序者曾经说过一段一听就是胡扯的话——

    【——我即世界。你们称之为矿区的地方便是我的兽性所在,乃是我性格里恶的部分。或者说是我身体里一处顽疾。它将逐渐占用我越来越多的意识和身躯,而我必须抵御它们,这是一种病症,我的意识正在逐渐的被入侵,大半部分的身体也已经瘫痪。】

    这段之后的话包括之后的话唐闲当时都认定是秩序者在胡扯,可如果秩序者当时说的是真的呢?

    秩序者是被某个存在创造出来的,也许灌输在其底层代码里的核心思想,便是其设计者的想法。

    世界自然不是某个活物。

    我即世界,但凡能够讲出这种话的人,都对这个世界有着强大的占有欲。

    创造与设计秩序者的,自然是伊甸之主。

    曾经的伊甸之主,在银河,法官,玄鸟,海神,乃至父亲唐问,等等唐闲所接触所探寻过的存在里,形象其实很统一。

    是一个有着强大力量,但又有些狂妄的造物主。

    对人类似乎很友好,对这个世界保持着一种探寻的态度。

    它创造了机械族,也就是秩序者的前身,曾经险些毁灭世界的存在。

    最终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,伊甸之主率领族人,联合几位兽神,一起抵御机械族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几位兽神纷纷陨落。

    可伊甸之主和法官还活着。

    一个是仰仗着强大的生命力,一个是因为秩序者有意留手。

    让人遗憾的是,伊甸之主最终还是陨落了,法官前往伊甸圣地,将一切摧毁。法官也因此几百年不敢走出圣山祭坛。

    伊甸圣地变成了伊甸废墟。

    人类的先辈,最早的秩序之子却在废墟里见到了幼婴化的伊甸之主,最终知晓了伊甸之心。

    之后的数百年,便开始了漫长而隐秘的反抗。

    伊甸之主也在伊甸废墟里等待着,直到父母代领自己前往伊甸废墟,完成了伊甸之心的移植。

    至此,伊甸之主的戏份算是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母亲那句最后进入伊甸废墟,唐闲甚至可以将这伊甸之主从自己的经历中抹除。

    它存在的价值,似乎就是在自己记忆空白的那段期间里,为自己提供了改变自己人生,乃至改变整个世界命运的一个金手指。

    正是靠着伊甸之心,如今自己已然站在了兽神之下的最顶端。

    唐闲的手有些抖。

    他忽然觉得这一切就像一盘棋。

    自己看似无法预料,穷尽算计的一生,仿佛都在别人的算计当中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自己,整个世界,乃至那个最为强大的反派秩序者,都在这盘棋局中。

    平复了一下情绪,压住某些思绪,唐闲翻开了下一页。

    内容似乎又回归到了破坏神身上。

    “如何让破坏神和人类友好的相处呢?昔日我最大的顽疾,海神已经治愈了,但我不得不承认,破坏神也是一块我身上的坏死的器官,我必须将其割除。不然它会传达出一个极为可怕的观点。”

    “有办法了,也许人类便是我的福音。”

    “距离机械生物毁灭世界,约莫还有三百九十年。这三百九十年里,值得一提的是,我所创造的机械生命,已经开始有了自我保护意识。它已经开始暗示我,将更多的信息存放在它这里,这是否代表着,它已经开始有了求知欲?”

    “就在几天前,终于在我的怂恿下,破坏神有了新的奋斗目标,它与冥凰展开了一场对决,这场对决十分有趣。因为冥凰是一个很有趣的存在,它让我意识到了灵魂这种东西的确切存在可能,如果说我是代笔着生命的神,那么它便是死亡的神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得不承认,即便是我,在灵薄狱里,也无法与冥凰一战。破坏神的能力果然很强大,如此可怕的限制之下,它却依旧没有战败。我甚至在想,如果我与破坏神一战,是否得先掌握它的生命特质?”

    “它太强了,几个兽神联手的话,已经是我无法掌控的情况,这种情况自然不能出现,我已经隔绝掉了海神,那么下一步,是该让破坏神去人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它已经身受重创,在灵薄狱内和冥凰打了个两败俱伤。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我的族人们去搜寻它,这个孤高的勇士有了越来越多信徒,凶名在外,似乎没有万兽愿意去狩猎它。好在我的族人们,能够变换成任意的形态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是举世皆敌的,破坏神第一次有些疑惑,它开始质疑自己是否真的为世所容。而我救了它一次,并将其送去了人间。”

    “这真是完美的安排,在人类的世界,一片郊野里,重伤的破坏神遇到了一个瞎子。那个瞎子是一个人类幼童,他们竟然成了朋友!”

    “果然,宇宙创造生命的法则是公平的,破坏神虽然有着无法抑制的强大,甚至有一天,它或许会研究出克制我生命法则的领域,但它具备很多普通生物的弱点——

    它讨厌孤独。”

    “这实在是最为美妙的相遇,我很是时候的出现,解决了他们之间的语言隔离。谁又能想到,纵横天下睥睨众生的破坏神,唯一的朋友是一个人类盲人?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可以治愈这个盲人幼童,但破坏神拒绝了。它害怕自己的样子,会被这个幼童厌恶。多么孤独的兽神啊。”

    “善良的人类,果然是可以治愈我的,但这还不够,六大兽神都是必须切除的顽疾,接下来,只要安排好这个幼童的死亡,让他在万兽的世界里陨落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在接下来的两年里,冥凰和破坏神那一战之后,仿佛都沉寂了下来。真实的原因却是与所有人想的截然不同。这段时间里,破坏神居然开始学习人类的文字和习惯。它看起来,似乎更喜欢这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但它的命运,不在这个世界。我开始渐渐让它明白,它不被人类世界所容,对于人类而言,它的存在要么是至高无上的神,要么是毁天灭地的魔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神与魔,它都无法用它渴望的方式生存在这个世界。我必须要让它与这个孩童一起回到万兽界。”

    唐闲没有继续往下看,他的视线停在了这一页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破坏神会书写人类的文字,原来是因为曾经去过人间,甚至它一生里真正的朋友,就是一个人类。

    后面的内容,即便不看唐闲也已经猜到了。

    伊甸之主,就是那只无形的大手,它在幕后一点一点的推波助澜,暗中决定着几个兽神的性格,命运。

    那个人类的孩童终于死在了万兽手里。

    寂寥的破坏神,并没有狂性大发,它只是前所未有的孤独,从那之后,破坏神越发孤僻独行。

    它没有信徒,不像冥凰死后还聚焦着一大堆的灵魂。

    不像法官掌握着万兽法庭,也不像海神一样有着九十余座海岛和无数海洋生物。

    它就是它,人间走了一遭,孤零零的。

    截至此处,唐闲已经隐隐猜到了伊甸之主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以前的那个伊甸之主形象,也彻底的崩碎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早就开始算计这个世界的究极生命。

    但即便强如伊甸之主,也无法战胜兽神们。

    它开始用自己的手段,将几个兽神分化,孤立,并且创造了强过它自己的机械生物。

    它既想要控制这个世界,又想要获得万兽的敬仰。

    于是它一手创造了最大的反派,同时又一手组建了保护这个世界的势力。

    为了确保兽神们在那场战斗中能够与机械族同归于尽,它也计算到了几个特殊的存在。

    比如海神和破坏神,它们实在是太强大了,绝对不能让这两个强大生物与其他兽神联手。

    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,唐闲翻开了另一本笔记。

    这里是关于法官和银河的。

    “一切准备就快就绪,银河的个性,是几个兽神里最讨喜的。按照人类的语言来说,它是一个绝代风华的谦谦君子。没有兽神讨厌它,即便是有,明面上和银河也客客气气。因此银河这枚棋子的用处,便是获取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扮演的角色,是一个犯下了大错,但最终带领兽神们力挽狂澜的救世主,我自身的形象会有较大的起伏,如此一来,银河就显得至关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它喜欢上了人类世界的一个女子。爱情这种东西,对繁衍能力十分低的兽神们来说,其实是不该有的东西。但正如我所言,宇宙创造生命是客观的,银河太过完美,所以它的弱点一旦暴露出来,也必然很致命。”

    “它会爱屋及乌,慢慢开始喜欢这个世界。它也会逐渐被人性所感召。我不得不承认,作为一块顽疾,我很难舍下心来割除掉银河。那么便让它活着吧,它不需要真正的死去,它是这个世界最为正面的角色。”

    “待到兽神们陨落之后,我会暗示它去人类的世界,用自己最后的力量,守护这个人间。它一定会欣然接受这个命运,它不会死,但会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唐闲的眼里有几分轻微的悲伤。

    伊甸之主将银河看的太通透了。到死的时候,银河都还很遗憾自己不能继续保护人间。

    可银河不知道,白霜也不知道。它的一切举动,其实都是精心安排下的结果。

    它本可以痛快的死去,但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拉回临死的边缘,承受着无尽的痛苦,为的便是希望等到人间的守护者到来。

    唐闲深深的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兽神,人类,秩序者,其实都被一个人骗了。但秩序者也许是知道这件事的。

    唐闲忽然很好奇,伊甸之主被法官所灭,那么法官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形象?人类在伊甸之主的算计里,又是怎么样的角色?

    自己这样的存在,会否出现在这些笔记里?

    它还活着吗?

    唐闲跳过了关于银河的一些记载,直接翻阅着有关法官的记载。

    “那么是时候创造一个反派了。因果之神,这个对人类最为不屑,对权力有着极大渴求的角色,最适合做那个最后的叛徒。有它在,我的发明便不会真正的毁灭,兽神们的怒火,也有了宣泄之处——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我便可以彻底的消失在历史里,等待着最后的果实。”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