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前任无双 > 第五八零章 迎接
笔趣阁全新启航!笔趣阁新域名NNbiquge.com!NN代表全新的笔趣阁!
    白贵人惊了,“诸老院倾巢而出,什么事搞这么大动静?”

    梅青崖呲了呲牙,“蠢货,还能有什么事,接应那个女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白贵人难以置信,“诸老院倾巢而出就为了接应那个女人?”

    梅青崖就差跺脚了,“你还费什么话,再磨蹭就来不及了,还不赶快让人撤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贵人顿时有些手忙脚乱了,赶紧摸出手机来联系,让人赶紧撤离,赶紧跑。

    的确是有些慌了,诚如对方所说,这要是荡魔宫大军、城卫人马、仙宫人马都把灵山给围了,在灵山周围的人还真有可能被视为可疑人员给抓了,到时候非惹出麻烦来不可。

    让自己人撤了还不算,挂断通话又问:“四爷那边要通知吗?”

    梅青崖:“废话,当然要通知。就直接告诉那边情况,不要说什么事,只说可能有什么事,让大家都小心点,那边自会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贵人又赶紧拿起手机联系,速度飞快,真的是丝毫都不敢耽误了,必须赶在仙庭几路人马布置到位之前通知到位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后,放下手机的白贵人才松了口气道:“但愿还来得及,不要有什么意外被抓的。”

    梅青崖:“这个不用担心,通知到位了就行,四爷那边比我们紧张,实在撤离不急的也会灭口,他若做不到位,只要落网的人不多,我们这边有人会帮他们扫除隐患。”

    白贵人又迟疑道:“难道就这样作罢了不成?”

    梅青崖:“这么大阵仗,还在妄想呢?诸老院那帮老家伙可不是吃素的,整个仙都人马也未必能轻易困住他们,你还想从他们手上抢人不成?他们这一路的动静肯定要被仙庭给盯上,你信不信已经有人大批人马跟去了看情况,来回都有大批人马‘护送’,你还想虎口夺食?用不着他们动手,大军人马那一关就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说罢闪身而下,空中一个转弯,落回了楼阁内,绷着脸走到矮桌旁坐下了。

    跟来的白贵人费力跪坐在了对面盘了腿,“如此说来,那女的万一知道什么的话,四爷和妖界那边勾结的事岂不是要暴露了?”

    “唉!”梅青崖叹了声,拂尘一甩,一只胳膊肘支在了桌面上,有些头疼地捏了捏额头,“但愿是我们多虑了,否则…一旦龙师势力和天武那边联手夹击,我看他怎么办。他这回是碰上疯狗了,真要被咬上了,但愿能扛得住!”

    白贵人唏嘘,“为接应这么个女人,居然弄出了诸老院倾巢而出的举动,这在灵山怕也是前所未有了,还真是疯了。”

    梅青崖沉默着,估摸着这回只怕所有人都被灵山的动作给打了个措手不及,估计谁也想不到灵山会这样搞。

    竟然会这样硬来,谁又能想到?反正他是被吓了一跳,甚至是被搞懵了,要不是得到相关方面的及时提醒,只怕眼睁睁看到了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分殿,两位院正面沉似水地盯着何深深,听他的解释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事,灵山这么大的动作,两位院正居然是后知后觉,还是被仙宫那边问怎么回事才满头雾水的跑了出来了解情况。不了解不知道,一了解吓一跳,诸老院居然倾巢而出了,灵山也封山了?

    听完何深深的解释。

    明耀辰沉声道:“何总监,这么大的事,事先为何不报我们知晓?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两个?”

    何深深按照林渊授意的答复道:“这是诸老的意思,他们说两位院正身段比较柔软,知道后是不会答应这样做的,他们逼迫于我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明耀辰硬是被这话搞的没脾气,和都兰约相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心里清楚,这摆明了是在拿诸老院压他们两个,欺他们拿诸老院没办法。

    明摆着的,林渊的女人被抓,诸老院怎么会知道的?不是你们向诸老院通风报信的才怪了,鬼知道是诸老院的意思还是你们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很清楚,他既然敢这样说,诸老院那边肯定会帮着圆谎,两边已经是穿了一条裤子的,再明显不过了。

    都兰约轻摇头道:“为个女人,诸老院倾巢而出,还搞出这么大的动静,连荡魔宫人马、城卫人马和仙宫人马都出动了,你们不觉得你们做的太过分了吗?”

    何深深:“诸老都是明白人,他们能做这样的决定,显然是觉得不过分。”

    还在扯幌子,两位院正又怒又恼,却又没办法,真要上报仙宫把这位灵山总监拿掉不成?后果先不说,只怕仙宫顾虑灵山内部的情况也不见得会答应。

    明耀辰怒道:“陛下还在等我们的答复,你这理由,如何让我们拿出来当解释,就说堂堂灵山为了个院监的女朋友搞出这么大动静吗?”

    何深深:“实话实说,是怎么回事就是怎么回事,不需要隐瞒什么。陛下不糊涂,他应该清楚是谁出手干的,想必两位院正也清楚。灵山今天如此这般,就是要给有些人看看,敢对灵山家眷采取如此卑劣手段,已经触碰了灵山的底线,别指望灵山会坐以待毙!今天的事,只是动静大了些,我灵山并未有任何违规之处。不管对错,我只想问一句,难道两位院正觉得诸老院会害灵山不成?”

    都兰约: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两个会害灵山?”

    何深深:“不敢,两位院正这些年来的举步维艰,何某都看在了眼里,何某对二位院正一贯敬重。只是,难道两位院正觉得灵山还能再退吗?入学考核和毕业考核的权力如今都交了出去,我们若再退,是不是还要把教学的权力给交出去?

    两位院正不要怪诸老,真的是退无可退了,他们再退就要被逼的没有活路了,我又该何去何从?形势逼得他们不得不出手了!否则谁能轻易左右诸老院?他们又岂是盲听盲从之辈?两位院正难道就不能设身处地的为他们考虑考虑?”

    都兰约和明耀辰皆沉默了。

    何深深又道:“有些话,何某如鲠在喉,也不知当不当说?”

    都兰约:“你很少这么多话,你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,还有什么是你不能说的,说吧,想说就说个痛快,最好是一次性说个清楚,别再给我们搞这么大的惊喜!”

    何深深道:“不能再退了,灵山必须要开始反击了,灵山内部的教学需要一场变革……”

    之前林渊说的那些个变革的事,他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好,然而今天已经做到了这一步,已经利用诸老院施压了,左右为难的事情既然已经做到了前面,他也就干脆了,顺便一吐为快了。

    听完讲述,两位院正愣住了,好一会儿才面面相觑,再看向何深深的眼神显得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“何总监,你变了。”都兰约由衷而叹。

    明耀辰也有同感,先是诸老院倾巢而出搞出这么大的动静,现在又要在灵山内部搞变革,自从林渊留在灵山后,何深深的变化真的是太大了,整个灵山的形势已呈风起云涌之势,这大戏似乎是一场接一场的开始了。

    这一场接一场的还都有直接跟仙庭别苗头的味道,尤其是这变革,这是要和朝堂上的一伙人公开对着干了。

    他们清晰感受到了,龙师势力的大手已经借由林渊深深搅入了灵山。

    何深深:“不是我变了,是灵山变了,是仙庭变了。两位院正,灵山真的需要这场变革还击了,该由对方接招了,我们不能再处于被动了,不能再给对方精力琢磨着怎么折腾我们了,该让对方手忙脚乱了!我们还击的支撑点我也说了,陛下另有图谋,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,这正是灵山还击的大好良机,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!两位院正若真是为灵山好的话?”

    变革有没有道理,两位院正心里清楚,但这么大的事他们哪能仓促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都兰约迟疑道:“此事容我们再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明耀辰亦皱着眉头道:“此事回头再说,现在陛下正在宫里等我们答复,我们要立刻过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十辆车组成的车队出了城,而在车队上空则是一片乌压压的仙庭人马跟随,想看这帮人到底要搞什么。

    车队在城门外停下了,林渊摔门下车,一群老家伙纷纷下了车。

    没有多话,林渊率先向东山亭方向飞去,众人跟随,后面还有大量的仙庭人马。

    抵达了东山亭上空,林渊摸出了一张传讯符联系陆红嫣。

    其实这里离都城不算远,包括鲲船港口的位置都还能用手机沟通上,但他为了陆红嫣的安全着想,避免了手机的动静。

    再次睁眼后,林渊立刻向东山亭北方飞去,到了一条河流的上空才停了下来,再次摸出了一张传讯符。

    很快,河流中冒出了一个人头,看清空中情形后,一条人影破水而出,漂浮在了林渊跟前,正是陆红嫣。

    看到林渊果然亲自来了,还带了一大群人来迎接,陆红嫣顿时心安了,也笑了,却“噗”一声,呛出一口血来,整个人摇晃了一下,忽然失控坠落,似乎再也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被重伤?担任护卫的诸老不少皆皱眉。

    林渊一惊,闪身而出,顾不上什么不雅,当众将陆红嫣横抱在了臂弯里,当场施法查探,结果发现陆红嫣伤的很重,来晚了还不知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原本是没这么重的,可就在刚刚,陆红嫣确认他来了,故意自己把自己给搞成了重伤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,将她横抱在了臂弯里的王爷,因为她的伤,目中闪过了骇人的杀机!

    PS:感谢“悠悠考拉666”的两朵小红花捧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