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神医娘亲:腹黑萌宝赖上门 > 【番外057】大婚(二)

【番外057】大婚(二)

 
笔趣阁全新启航!笔趣阁新域名NNbiquge.com!NN代表全新的笔趣阁!
    小铁蛋做这事儿绝不是出于自己私愤,他那会儿并不知对方是九公主的夫婿,杀完才确认对方的身份,可这话说出去只怕没人会信。

    尤其九公主更不会信。

    杀了自己夫君,转头便求娶自己,只怕换谁都不会答应,可惜了,这是两国联姻,九公主是被一道圣旨嫁给南诏小郡主兼国公府世子的,她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然而她这一路上不吃也不喝,全靠随行太医用丹药吊着,不然到国公府时命都没了。

    小铁蛋听说她这么不愿意嫁给自己,急得半路就把马车给拦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,退下!”

    他冷声吩咐。

    送嫁与迎亲的都是他的人,哪儿有不听他的?赶忙退到三丈之外了。

    小铁蛋一把掀开帘子,坐进了马车之中。

    他坐在旁侧的长凳上,一袭凤冠霞帔的九公主坐在正对着车帘的红凳上。

    九公主戴着盖头,小铁蛋看不清她表情,但看她紧绷的身子以及将帕子拽得死紧的手,就不难知道她有害怕了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小铁蛋又是一阵窝火。

    他干什么了?

    这个女人居然会怕他?

    他不就是射死了她男人吗?他都把自己赔给她了,她还想怎样?

    小铁蛋与九公主的事儿说起来有点乌龙。

    小铁蛋当初在少主府暂住,九公主也搬来小住,可事后没多久圣族大军攻占禹城,俞邵青带着小铁蛋回往南诏搬救兵。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正处在萌芽阶段呢,嗖的一声给掐灭了。

    那之后小铁蛋再没回过大周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,是他太小了,小孩子没人权。

    大人让咋滴就咋滴,老夫人疼爱宝贝孙孙,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掉了,大孙子燕九朝与赫连笙她管不着,小的她还摁不住了?

    这一摁就是十年。

    等小铁蛋终于能够离开赫连府时,大周却传来惊天“噩耗”——九公主要嫁人了。

    嫁的是太子妃的娘家堂弟。

    当年燕怀璟被废黜之后,五皇子城王被封为新一任的太子,他的王妃是匈奴郡主,也就是后来的太子妃。

    当初让五皇子娶匈奴郡主时,所有人都认为他离皇位无望,就连皇帝自己都是这么觉得的,毕竟,皇帝不会愿意自己的江山交到一个拥有着一半匈奴血统的皇子手里。

    而匈奴那头野心不小,一旦得知匈奴郡主生下皇嗣,一定会排除万难扶持她儿子登基,登基后再将势力渗透进来,慢慢儿地将大周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这不是没可能的事儿啊。

    不到万不得一,皇帝是怎么也不会让诚王做太子的。

    皇帝甚至威胁过诚王,太子之位与匈奴郡主只可选一个,将来匈奴郡主可以为妃为嫔,但绝不能为后,也绝不能生下皇子。

    诚王与匈奴郡主也算在厮杀中拼出了一段良缘。

    这话若是早几年对诚王说,诚王或许就应了,可如今二人早已生出感情,让诚王舍弃发妻去拼搏太子之位,诚王不乐意。

    诚王是个感恩的人。

    从他与俞婉的相处就能看出一二。

    皇帝立他,正是出于他的正直仁厚,若他真把发妻给舍了,那就不是皇帝心目中的明君了。

    诚王妃也不是吃素的,一听诚王为了自己宁可不要太子之位,当下一发狠,与匈奴断绝了关系。

    眼下的大周有了南诏这个强大的盟友,匈奴好像也没什么好忌惮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到底是娘家人啊,哪儿真有老死不相往来的?

    确定匈奴是真的安分之后,诚王妃,确切地说是太子妃,渐渐恢复了与娘家人的来往。

    一次太子妃的小堂弟前来探望她,一眼相中了九公主。

    那位小堂弟一表人才,人品也过硬,这桩亲事就这么定下了。

    可谁也没料到的是,九公主才抵达匈奴,那位小堂弟的外公便连勾结鲜卑人一块儿造反了。

    小铁蛋率军北上,他是去帮大周镇压匈奴叛军与鲜卑人的,可那个匈奴小郡王也是个糊涂的,不大义灭亲不说,竟还帮着外公逃亡。

    小铁蛋就是追击叛军的途中将他当成叛军射死的。

    严格说来,他也算是同谋,虽然他是被蒙蔽的,可身为郡王,这点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,死了也不冤。

    只是,后来又听说这位小郡王待九公主十分不错,逃亡途中没让九公主受半分委屈,甚至他外公提议剁了九公主的手指威胁大周退兵,他也没有照做。

    得知真相的小铁蛋,心情变得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小铁蛋认为他不该死,犯了这么重的罪,他不射死他,匈奴的可汗也会处死他,问题是他死了,九公主该何去何从呢?

    九公主心里是怎么看待这个夫君的?

    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,九公主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了他的一席之地?他死了,她会难过吗?会恨自己吗?

    会认为自己是故意射杀他的吗?

    小铁蛋蛋疼!

    “如果我和你说,我不是故意射杀你夫君的,你信吗?”

    小铁蛋终于还是开了口。

    他不提这个还好,一提,九公主整个小身子都轻轻地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铁蛋一口浊气堵在了胸口,上不去也下不来。

    咋滴啦?

    合着自己还不能说话了是吧?

    一开口就给吓成这样?他是魔鬼吗?

    “说了不是故意的!”小铁蛋稍稍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是一滴泪珠子滴在了九公主白皙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小铁蛋瞬间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啥情况?

    怎么哭上了?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真不知道他是你夫君!我那时候奉命杀敌,他是同谋,还不投降,我没得选,我不杀他们,被杀的就是大周的将士……我说这么多你明白吗?就是战场上……一个小小的迟疑都会引起不必要的伤亡,我不能让将士们白白送死……”

    小铁蛋也不知自己说的她都听懂了没,只是看着她手背上越来越多的泪珠子,心都揪成一团,语气也不由自主地弱了下来:“我把自己赔给你还不行吗?我保证比他对你好。”

    九公主依旧吧嗒吧嗒落着泪。

    小铁蛋寻思着自己解释了那么多,她怎么一点不为所动啊?

    一个大胆的念头闪过脑海,小铁蛋瞪圆了眸子:“燕娉婷!你不会不记得我了吧?!”

    九公主的哭泣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小铁蛋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为毛他觉得这个女人在心虚呢?!

    小铁蛋的拳头捏得咯咯作响,一把将她壁咚在了车壁上,并扯下她的盖头,看着她那张哭花的脸,以及那无处安放的小眼神,咬牙切齿道:“燕、娉、婷!”

    九公主的小身子一个哆嗦!

    他心底的猜测确定了大半。

    该死的女人,果然不记得他了!

    难怪她吓成这样,他还以为她是在对自己的夫君念念不忘,却原来,是把自己当成了有某种怪癖的大变态吧?

    杀了她夫君,再把她娶回家慢慢地折磨死她。

    她就是这么想的吧?

    可气死他个蛋蛋了喂!

    “你为你夫君守节三年,我应允了,生生等到如今才娶你,我没有通房也没有姨娘,你觉得我真的是为了把你娶回家折磨你吗?”

    小铁蛋蛋都要气炸了,但他还是拉回了正题:“你究竟是什么时候把我给忘了的?”

    九公主咬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小铁蛋一拳头砸在她耳旁的车壁上,双目如炬地看着她:“女人,你最好不要惹我生气!”

    九公主心虚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小铁蛋无情地掐住她下巴,冷冷一笑:“很好,你既然忘了,那本世子就帮你好好地回忆一番!”

    他撕扯着她的凤冠霞帔。

    马车里传来她绝望的哭喊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。

    一个扎着丸子头的九公主,以及一个穿着长衫的小铁蛋出现在了一座宅院。

    凤冠霞帔真难脱,他手都划伤了!

    不过,总算给她换上当年的同款公主服了!

    小铁蛋指着后院的某处地方道:“这是你当年荡过的秋千,我把它从少主府搬来南诏了!坐上来!自己动!”

    完全不想自己动的九公主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