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厉先生你婚了吗 > 第24章: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

第24章: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

 
笔趣阁全新启航!笔趣阁新域名NNbiquge.com!NN代表全新的笔趣阁!
    “回家?你都已经睡到了我的床上,还能清清白白地回家吗?”男人依然看着手中的电脑,对她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是睡在你床上,可我并没有睡你!”这样理直气壮的话说出口,叶未央也在心里暗暗替自己觉得超级尴尬。

    “嗯?难道你还想睡了我之后拍拍屁股走人不成?”厉云泽终于抬起头,眸光炯然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越说越下道了,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。

    叶未央胡乱地挠了挠头发,她越来越发现,厉云泽这人其实并不如表面看上去那么冷峻,骨子里还是挺闷骚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,和这种男人在一起,无异于是与虎谋皮,到头来恐怕自己会被他吃得连骨头都不剩。

    “反正这个协议要改,要不然我就不同意领结婚证。”未央咬牙切齿决然地说。

    “证我都已经让助理领好了,现在不同意,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……你竟然趁着我睡觉的时候把我给婚了?”叶未央惊讶地瞪大眼睛,她简直不敢相信,自己这一觉睡的竟然会付出这么惨烈的代价。

    她生气地抓起那份结婚协议书,用力把它撕成纸屑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知道这样做是无用的。”厉云泽站起身,慢慢踱到床前,以绝对的优势俯视着她:“我的太太,该起床了,你该不会连中午饭的饭点都要错过吧?”

    “厉云泽,你给我等着,我不会让你这么得意下去的。”叶未央在心里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厉云泽从的表情上读出了她内心的不甘,出奇地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就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,她越生气,他就越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饭厅里,只有喜婶还守在那里。

    一看到他们下来,立刻高兴地迎过来。

    和蔼慈祥的脸上,透着浓浓的喜悦和神秘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们可得悠着点儿,来日方长啊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叶未央瞪了厉云泽一眼,明白了喜婶的意思,脸上立刻飞起一片红云。

    “喜婶,你看,未央都害羞了。”厉云泽被她的神情给逗乐了,在喜婶面前,他永远都是温和的,所有的喜怒哀乐,从不隐藏,喜婶就像妈妈一样,给了他全部的爱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近十年多的光阴中,第一次有了一种来自家的温馨和感动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害羞的,夫妻之间不就那点事儿嘛,喜婶是过来人,你们年轻人面皮儿薄。”喜婶越往下说,叶未央听着就越难受,只好坐下来,一一打开喜婶给他们留的饭菜,靠吃来掩饰她内心的尴尬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喜婶做饭的手艺,和吴姨有得一拼。

    她忙不迭地说:“好吃,好吃,喜婶手艺太棒了。”她希望能以此岔开话题,把喜婶从那方面引到吃的上面。

    “好吃你就多吃点,吃饱了才有力气,这样就可以快点生个小孙子,太太远在他乡一生也就没有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叶未央差点儿就把饭给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脸涨得通红,拿眼睛死死盯着厉云泽,仿佛在说:“协议里可没有这一条哈,生孩子我可不干,我们只是假结婚。”

    厉云泽用戏谑的眼神看着她,唇角扬起一抹坏坏的浅笑。

    原来,她和传闻中根本就是不同啊,竟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。

    第一次在夜宴上,她故意倒在他的怀中,当时他就想,这种女人美则美矣,和其他那些庸脂俗粉并没什么区别,这样投怀送抱的目的,无非就是为了金钱和名利。

    当她出现在男洗手间的时候,他内心真的被她恶心到了,这种无所不用其极的女人,是最令人反感的,所以当时他对她说了那么多过分的话,可似乎话语再难听再恶毒,都分毫伤不到她,这让他感到好奇,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,要么真的是至贱无敌,要么就是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她竟然敢跑到他跟前说要拿回属于她自己的东西,看来,她是个有心机的女子,他和厉振宁之间的关系,外界并没有人清楚,她却能够调查得如此详细,又或者是她手中一定掌握了什么证据,要不然她也不敢贸贸然地明目张胆跑来跟他合作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女人,越和她接触下去,越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意外。

    不行不行,叶未央觉得自己脑袋里一团乱麻,怎么理也理不清楚。

    原来是她想得太单纯了,结婚并不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,牵扯的事情太多了。

    她本来以为,和厉云泽假结婚,一是可以配合厉云泽为自己夺回叶氏,二是可以利用厉云泽的身份逼退那些天天上门催债的人,可是只经历了这一个晚上,她就有些熬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只想过厉云泽能为她做的事情,却没有想到她需要付出的代价。

    厉云泽结婚协议上的那些条款,明摆着对自己很不利,不行,她要重新拟一个结婚协议,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权利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把眼前的餐具一推,客气得跟喜婶打了声招呼,急匆匆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喜婶拉住厉云泽,悄悄对他咬耳朵说:“少爷,小太太还很害羞呢,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宝宝啊?等你们有了孩子,我就抱着孩子去看太太,说不准她听到了,会高兴得醒过来呢!”

    说着喜婶扭过头去,偷偷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厉云泽用力搂住喜婶的肩膀,心情有些低落,或许,喜婶说的话也不无道理,只要有任何一点儿渺茫的希望,都可以把它当作希望。

    正在聚精会神奋笔疾书的叶未央,丝毫没有感觉到身后那个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什么和异性交往互不干涉,什么不能对外界公开两个人的关系,只能有针对性的公开,什么人前装作不认识……

    呵!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在尽力跟他撇清关系啊!

    他有那么不堪吗?他都不能在外人面前提起吗?还是她预备着找真正结婚的对象,怕会受影响?

    厉云泽一把夺过叶未央未写完的协议,阴沉着脸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不讲道理!”叶未央起身站到椅子上,压过厉云泽一头,气呼呼地指责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