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地球灭亡倒计时 > 第五章 人不见了,衣服留下来了

第五章 人不见了,衣服留下来了

 
笔趣阁全新启航!笔趣阁新域名NNbiquge.com!NN代表全新的笔趣阁!
    人……不见了。

    真的不见了。

    就在五个人的眼皮子底下,一个活生生的青年,就这么两个眨眼的功夫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嗯,也许准确一点来讲,可能现场还遗留了一件夹克、一件毛衣、一件保暖内衣、一条牛仔裤,以及一条红色的内裤与一双“耐克”鞋子配合袜子。

    四名战士的眼神是茫然无措的,而柏国诚几十年从事安全工作的老经验了,也瞬间陷入了一脸懵逼当中。∑( ̄□ ̄*|||━━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起身,半弯着腰伸手抓住了掉落下来的红色内裤。

    还有点温热!

    没错,是人穿的!

    可能就是刚才陈时穿过的。

    那么,陈时人呢?

    什么情况下,人不见了,内裤留下来了?

    这比人没了,钱还在的情况,更令人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柏国诚终于反应了过来,茫然迅速抛开,取代的是一声厉喝:“停车,立刻停车!”

    作为这里的最高领导者,他的一声令下,整个车队都停歇了下来。

    前方打头的十辆主战坦克,中间的数辆装甲车,以及后方的十几辆主战坦克、更多的东风军车,接二连三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停不要紧,立刻引发了街边站岗士兵的高度警惕。

    此刻,距离前方高速路入口还有120米,旁边是加油站,已被其余的反恐特种部队接手,这忽然让整个车队停歇下来的举动,令所有人全都一下子紧张起来,心眼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是出什么事了吗?

    有人想到?

    下一秒钟,刺耳的警报声响彻全城,所有人脑子猛地被无形的钟锤一撞,真的出事了!

    那些远在1公里外,暂时被隔离、撤离的人们,也面色煞白地回头看向产生警报的方向,这又是出什么事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柏国诚!你到底是怎么做工作的?好端端的人怎么不见了?人跑哪儿去了?人能跑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面对电话中老领导的拍桌子怒吼,柏国诚沉默以对,没有试图去辩解,等老领导喘了口气,言语中依然掩饰不住暴怒:“柏国诚啊柏国诚,走的时候我怎么给你说的?让你重视再重视,你现在却告诉我人忽然不见了?你让我怎么向首长们交代?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找出来,否则,你就给我回来上军事法庭!”

    挂完电话,柏国诚神色忧虑,他倒不是担心老领导的怒火和自己的结局,而是更担心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会不会对国家产生巨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抛开这个层面来讲,陈时这个年轻人,现在也是关键的核心,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什么?人类只有一个地球,各国共处一个世界。陈时,不仅仅是国家的事情,也同样是全人类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个关乎到全人类安全所在的关键核心,乃至唯一的线索……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断了。柏国诚自己都恨不得给自己来上一枪。

    大事件已经发生5个小时了,可以预见,其它国家从最初的惶恐中反应过来后,立即会引发无与伦比的恐怖震荡,现在全世界犹如一个炸药桶,稍微一个火星,就可能引爆不可挽回的局面。

    以美合众国为首的西方国家,势必会对中国进行难以想象的施压,这个时候,谁还管人权或者其它国家公民的合法权益,美合众国无底线发疯起来,中国也很难承受住压力。

    而此时,说唯一的线索——陈时,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失踪了,美合众国人和其它西方国家会相信吗?

    怕是自己国家的人,都不会信。

    柏国诚的焦虑以及内心的恐惧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为了掩饰内心的恐惧,他冷着脸,明明是很想镇定地说话,但周边人都能感觉到,那几乎是咬牙切齿,一字一句地从牙齿缝中蹦出来的,恐怕导致陈时失踪的凶手站在面前,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立即拔枪射杀。

    “找、立即找,把地给我翻过来,也要找到。”

    柏国诚牙齿紧紧摩擦着,眼神中无法掩饰的冷意,没人敢与其进行对视。

    以目标失踪地点开始,周边拉起警戒线,发疯了似的士兵和特警疯狂对其展开搜索,强行破开了周围大楼住户的房门,真的是挨家挨户进行搜索,连每个家庭的衣柜、冰箱,一切能够容纳成年人的地方,都仔细进行搜查。

    “加油站已经搜索,没有发现,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附近公共厕所已经搜索,没有发现,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1号区域住户楼已经搜索,没有发现,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2号区域住户楼已经搜索,没有发现,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临近高速路127公里线路全程切断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全国高速路出入口全部关闭。”

    “全国所有机场已经关闭,确保无法通过空航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国境、进出口岸已经戒严关闭。”

    “高铁、铁路运输已经暂停。”

    “扩大全城搜索,关闭全城光缆通信,切断基站通讯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军靴踩在地上的集体声响,打破了整个县城的暂时性宁静,一排又一排全副武装的士兵,排着整齐规划的队伍,荷枪实弹地在街上小跑,进入每一家住户搜寻。

    如果从高空进行观察,就会看到,犹如蚂蚁搬家似的,一股股民众汇聚的人流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之下,沿着道路向固定的目标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县城内居住的二十多万民众,即将被集中安置在政府大楼前的广场,以及另外几个广场、空地上,由警察、抽调来的政府工作人员,进行逐一身份证检查。

    原本要在短时间内集中县城的所有民众,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然而,在认真、又略显急躁,按捺怒火的国家机器运作开来后,没有人不理智,没有人不明智,也没有人撒泼打滚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很实在与友善。

    毕竟任谁看到满大街荷枪实弹的士兵,看到一个个死死盯着自己的士兵,也都会立即学会什么是“乖巧”的。

    不安的恐惧在柏国诚内心越来越酝酿,他暗自责怪自己,当时自己为何这么大意,总觉得这样就万无一失了?

    现在好了,事情向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在走。

    他还有机会后悔吗?

    幸运的是,事发半个小时后,人,找到了,是,就是那个被吓呆了的“陈时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