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红楼大贵族 > 第365章 凤姐平儿二“解语”

第365章 凤姐平儿二“解语”

 
笔趣阁全新启航!笔趣阁新域名NNbiquge.com!NN代表全新的笔趣阁!
    平儿摸黑回到自己的房间,刚靠近自己的床,便听见一声冷冷的声音:“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平儿顿时惊出一声冷汗,因为她已经听出是王熙凤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奶奶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去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王熙凤重复了一下,借着微弱的月光,平儿看见了端坐在床边,宛若幽灵一般的凤姐。

    她急忙跪下,张了张嘴,最终颓然。

    如此情景,解释大概是没有什么意义的,说不定反而会更加触怒王熙凤。

    罢了,临去的时候,便已经有想到过这样不好的后果,只是没想到,王熙凤会半夜摸到她的屋里来,看样子,她怕是来了不知道多久了。

    黑暗中察觉面前的人动了,她下意识的捂了脸,随后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遭受任何打击,反而被一双不容置疑的手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王熙凤问道。

    平儿不敢作声,然后就听王熙凤“噗嗤”一声嘲笑道:“瞧你这点胆量,还敢出去偷腥?”

    “奶奶,我,我对不起你......”

    平儿无言以对,竟只能哭了。

    她有点恨自己,为什么没能控制住自己,如今这样坏了王熙凤的好事,以后还有何脸面面对王熙凤,说自己对她绝无二心呢?

    “小蹄子,你还哭呢!”

    王熙凤本来是好不容易才压制住内心的嫉妒之心的,此时见平儿还委屈,她顿时有如受了刺激一般。

    什么嘛,自己这个被人弃之如敝履的人都还没哭,你这个刚刚偷腥回来的浪蹄子还好意思在我面前哭?

    因一把把平儿推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奶奶......?”

    平儿顿时不敢哭了,弱弱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王熙凤冷哼一声,气鼓鼓的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平儿连忙跪起来,给她捏肩膀讨好。王熙凤倒也没拒绝,等她捏了几下才骂道:“说吧,你这小蹄子什么时候这般没脸了,去主动爬他的床?”

    平儿最得王熙凤看重的,便是做事有分寸,行事守本分,从来不做越矩的事,所以她才能这般信任她,也少有刁难她,以致于如今,两人竟有些姐妹情分了。

    平儿喏喏道:“是,是他吩咐我过去的......”

    王熙凤一呆,过了好久,复骂道:“没良心的臭小子!”

    一边叫老娘给他留门,一边竟然另外招人侍寝,真是没天理良心,迟早遭报应的小王八蛋!

    亏得自己对他那么好,知道他要过来住,专门让人把他的房间收拾的那样齐整,连自己的屋里都不如,结果他就这么对自己?这个仇,老娘迟早要报回来。

    王熙凤雪白的牙齿,咬的“咯咯”作响,紧紧贴在她背后的平儿都听见了,心都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奶奶这次怕是真的气得不轻......

    “奶奶,其实宝二爷不去找奶奶,是有原因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有个屁的原因!”王熙凤胡乱骂了一句,到底住了口,让平儿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宝二爷是尊重奶奶,心里真心把奶奶当做嫂子看待,从无亵渎轻侮之心,所以,所以才能恪守自己。其实,宝二爷真的很欣赏奶奶的,要不然,上次那么多人都以为奶奶活不过来了,只有宝二爷还坚持要救奶奶回来。”

    平儿努力平息王熙凤怒火。

    王熙凤挣开她的双臂,回头盯着她:“你这回得意了,他宁愿要你这骚蹄子第二回,也不肯看我一眼,我算是被你彻底比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平儿如何敢受,急忙道:“奶奶说笑了,我如何敢比奶奶,在宝二爷心里,我不过就是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丫鬟而已,但他对奶奶却完全不一样的,方才我说的话都是真的,是宝二爷亲口说的,他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了你不用说了,那些我都听见了......”

    王熙凤不耐烦的打断了平儿急切的话语,随即两人同时愣住,面面相对。

    人的眼睛在光线不足的地方待久了,也就能看清大概的轮廓,所以此时两人的表情,都被彼此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平儿愣愣道:“奶奶......?”

    王熙凤说她听到了,是说自己方才的话她听见了,还是,宝二爷和自己说的那些话?

    王熙凤也反应过来说漏了嘴,不过倒也无妨,横竖最丢脸的也不是自己,因此冷冷笑道:“以前没看出来,你这小蹄子竟这般骚浪,啊呸。”

    故作不屑的啐了一口,随即王熙凤自己也忍不住发羞。这个小蹄子,在那人床上,真是够放得开的,什么都敢说,什么,都敢做......

    平儿只觉全身发软。贾宝玉本来霸道些,之前自己前往奉献自己,其间自然有百种不可对人言,不可让人听的私密话。难道都被二奶奶听去了?

    一想到可能自己在贾宝玉身下婉转承欢时,窗子外面还有一个人在默默偷听,而且还是她的主子奶奶,她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平儿的所有心态都表现在身体和神色上面,见状王熙凤倒一点也不羞了。她抽了抽鼻子,闻到些许不寻常的味道,心中不由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这些,是从那个人屋里带来的......

    “小蹄子,以前竟是我小瞧你了。”王熙凤如此说了一句,眼中反射出夺人心魄的目光,把平儿看的更加心虚,忍不住缩到床角。

    王熙凤却毫无所知,她捉住了平儿的手,握住了她的中指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早,袭人去荣庆堂取了东西,又到王夫人的屋里来。

    “袭人你来啦。”金钏看见袭人,倒是有些高兴,笑着拉着她说话。

    待看见袭人拿着一只瓶子,就笑道:“你是来取那联珠瓶的吧?不巧了,昨天太太看见后院里的栀子花开的好,掐了几支,就用那个瓶子插了。你也不用忙,等过几日,我亲自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袭人听了连忙道:“这值得什么,太太要用自然随太太的意,你瞧着什么时候太太不用了给我们拿过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对联珠瓶是怡红院贾宝玉屋里的摆设物,正月里被贾宝玉插了花分别送到了贾母和王夫人屋里。今日她就是想起来,过来寻的。

    金钏笑了笑,正要和她说闲话,正好王夫人领着彩云、玉钏等人进屋里找东西,瞧见袭人,便叫她近前回话。

    王夫人要问袭人的话,自然大多是关于贾宝玉的。袭人全部耐心作答,紧着王夫人所有想知道的事,都告诉她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贾宝玉明确提示过她不许和贾母王夫人等说的事,或者是贾宝玉肯定不会喜欢她说的,她还是谨慎着回的。毕竟,王夫人是当家太太不假,但是贾宝玉如今更是恩威日重。

    她是个聪明人,自然知道孰轻孰重。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以后做贾宝玉屋里的一名姨娘,自然不会蠢到为了讨好王夫人,而去得罪贾宝玉的地步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这家里的情况谁都看得出来,贾宝玉屋里的事几乎都可以自己做主了。若是得罪了王夫人,兴许还能有机会达成愿望,但若是得罪了贾宝玉,可是会被赶出去的。

    当然,她只是个丫鬟,什么得罪不得罪的,能够两边讨好,那才是王道,毕竟王夫人是疼爱贾宝玉的,他们并非对立面。

    而王夫人对于袭人的沉稳大度也十分满意,大概了解了贾宝玉的近况之后,她便道:“我这里找出了许多旧年里的衣裳,你等会随着金钏去看看,若有合身的,只管拿两套回去穿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太太。”

    袭人跪地磕头。

    衣裳本身算不得什么,府里但凡得势一点的丫鬟,都不会短了衣裳,难能可贵的是王夫人亲自裳的,大多都是王夫人自己穿过的,那种衣裳穿上,可是恩宠的象征。

    说起来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贾府待下人宽厚了,主子穿过的寻常衣裳,丫鬟们也可以穿。换做别的府邸,尊卑严明,自然不可能存在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王夫人叫起了袭人,似犹豫了一下,终问道:“宝玉和林丫头搬进园子里之后,可还有经常拌嘴?”

    袭人心知重点来了。

    黛玉和贾宝玉的事,虽然贾母下了封口令,不许下人私自议论,但是好些人私底下还是忍不住说道一二。

    旁人如何看待且不说,要是细心些的人总能看出些端倪,知道王夫人大概是不大愿意的。

    毕竟黛玉不比旁人,以后嫁给贾宝玉,在府里肯定是举足轻重的地位,连那叶家姑娘还不一定比得过呢。她又是贾母的心肝宝贝,王夫人自然也不好多加约束......

    抛开这些,袭人还知道,王夫人更喜欢像宝钗那样沉稳守礼的,不喜欢跳脱伶俐的女孩子,以黛玉的性格,也未必得王夫人喜欢。

    综合这些,她自然得好生应答,否则就有可能误事。

    “回太太,林姑娘虽然从小爱和二爷闹脾气,但是如今大了些,这样的事也就少了。特别是搬进园子之后,别说和二爷,便是和云姑娘两个也少有拌嘴了。”

    袭人尽量平和的说着,见王夫人只听,又道:“再说我们二爷,小的时候还和家里的姐妹们时有吵架拌嘴的,可是如今也不同了。不但万般事情都有自己的主意,行为做事越发的有章法,对姐妹们也更加温顺平和了。说起来自那年从南边回来,我都没见二爷和园子里哪位姑娘红过脸了,想来二爷当真是彻底懂事,知道谦让着家里的姐妹们了。”

    她尽量不扯到贾宝玉和黛玉之间的婚事问题上来,只说兄妹感情。

    王夫人问:“宝玉这段日子在家养伤,一天去潇湘馆几回?都大概什么时候去?”

    “这个说不准,有的时候两三回,有的时候忙着外面的事,一天也就去一回。都是带着丫鬟的,大多时候也是白日,少有晚上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袭人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王夫人听了,倒也没再说什么。正好彩云几个也听命把旧衣裳找出来,她便让袭人挑了两套,让她回去了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