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秦时小说家 >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玄关纵横(求票票)

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玄关纵横(求票票)

 
笔趣阁全新启航!笔趣阁新域名NNbiquge.com!NN代表全新的笔趣阁!
    “两位师弟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伏念颔首,参与各方来至诸夏各地,来至诸夏百家,甚至于诸国势力都有参与。

    千年雪莲与三足冰蟾的吸引力还真是大。

    抛开眼前的危机,伏念觉得自己也十有八.九会前往争夺,儒家之道为入世,可妙悟天地本源道理之后,能够将诸般道理看得更清楚。

    也更容易梳理道理,传播所学,两者并不冲突。

    “千年雪莲,我所欲也,三足冰蟾,我所欲也,二者可否兼得?”

    旁侧的颜岵笑语轻言,口出孟轲子之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杨宽文为之大笑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师弟意欲前往争夺?”

    从杨师弟的话语中,伏念能够感知对方是愿意前往的,而颜岵师弟的话,性情本就无争,怕是不会前往。

    但他们会不会前往不重要,关键是他们背后的人是否会前往。

    “自韩赵先后沦亡后,两国世家大族奔赴齐国者甚多,一时间,齐国临淄更显繁华,三国风华交错,引得临淄更为璀璨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三国也带来诸多麻烦,文不一,音韵不一,心性不一,临淄的乱象也增添甚多,存于其内的百家为之而动。”

    “荀师叔坐镇桑海,稳定小圣贤庄,是故,儒家需要足够的强者维持齐鲁局面,否则,待燕国被攻灭,魏国被攻灭。”

    “齐鲁之地的形势会更焦灼,儒家的根基也会受到冲击!”

    是否前往辽东不咸山争夺千年雪莲与三足冰蟾,他们所要考虑的东西很多,不是那些简单的游侠能比。

    儒家是大家,是显学,在齐鲁之地拥有足够的震慑力。

    而目下,韩赵之人在内,已然造成不小的冲击。

    果然接下来秦国以悍然大势攻灭魏国与燕国,那个时候,局面会更加难以掌控。

    儒家道理可以服人,前提是儒家拥有随时以力服人的能力,此之谓王道!

    杨宽文手持缰绳,遥望前往远处,小圣贤庄所在依稀可见,虚空中,已然弥漫从海域之上飘荡而来的熟悉气息。

    儒家八脉,各有纷争,然……根本利益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否则,儒家八脉早就自动分散了。

    “儒家……应派人前往。”

    “是否夺到那两件天材地宝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随其后,颜岵也是一语。

    身为颜回一脉的后人,本身并不追求太多,区区千年雪莲虽珍贵,又能够算得了什么,一箪一瓢,足以。

    “哦,师弟说说?”

    伏念单手轻捋颔下短须,饶有深意的看向颜思。

    儒家之内,颜岵才学甚高,一身修为也早已踏足化神,若非其性情内敛,与世无争,早已扬名齐鲁之地,乃至于诸夏。

    “儒家……目下份属百家。”

    “秦国之策,果然一天下,则百家盛况不存,中央学宫便是应对之策,顺从秦国的,入中央学宫,接受秦国的管辖,不予顺从的,只有被剿灭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儒家不出现在不咸山,百家在齐鲁之地的动静更大,出现在不咸山,则可避退许多侵扰,不闻欲要攘外者,必先安内乎?”

    儒家掌门伏念入秦近三年,归于小圣贤庄后,不予派人前往不咸山,百家或许会认为儒家彻底投秦。

    接下来,百家对儒家的态度会相当明显。

    儒家虽强,面对百家,亦是难以抗衡。

    果然在不咸山,表现一二,甚至于表示出儒家的目下抉择,则齐鲁会稍缓许多,儒家的压力也会大减。

    “谁人前往?”

    伏念闻此,数息之后,深深颔首。

    儒家确该如此,如颜岵师弟之意,孟轲子一脉是动手不了了,能够出手的,也只有儒家其余支脉。

    可以给予百家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秦国尚未一天下,而儒家尚在齐鲁,儒家可以远谋,近谋更为首要,只要撑过眼前数年,一切将大不同。

    “不咸山之地位于燕国辽东之东,山脉出长城,多东胡、扶余等蛮夷胡族,它们的传承虽不强,百家多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需派出有力之人,带领精锐弟子前往!”

    辽东不咸山那里的信息,儒家小圣贤庄内有记载,其内除了蛮夷胡族以外,还有殷商遗族在那里,千年以来,他们早就不复盛况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前往那里的真正目标,也不是那些人,而是同为百家之人。

    杨宽文御马前进,说道这几日儒家之内所语,怎么得……也得彰显儒家大宗的气象,令百家不敢侵扰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伏念没有多言,此事接下来还要继续探讨深入,派人前往是肯定的,派谁前往则是需要斟酌了。

    “我离开咸阳的时候,那里似是没有什么动作,天宗玄清子的手下出现在燕国,不知道玄清子本人是否会前往?”

    “还有诸夏内的其余高人,千年雪莲……就是在上古之时,都是罕见的宝物,对于他们自身来说,或许用处不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于他们的门人弟子来说,却有极大功效。”

    大策定下,伏念心中略安,比起天材地宝之物,儒家现在需要的是稳定自身根基,保持在齐鲁之地的强势。

    那般境况才是儒家大势,非区区千年雪莲等物可以逆改,果然儒家大势不在,纵有千年雪莲,又有何用?

    音韵变换,亦是落在千年雪莲身上,儒家可以不谋千年雪莲,这……并不妨碍他们对千年雪莲有兴趣。

    并不妨碍他们对接下来辽东不咸山那里的情况又进一步分析。

    “百家争夺千年雪莲,非玄关层次以上的强者不可抉择。”

    “诸夏间……玄关层次的武者屈指可数,道家天宗、阴阳家、鬼谷纵横、墨家、农家、儒家这些大家,闲散的玄关武者难以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玄清子欲要插手,则阴阳家或许都要为之助力,东皇太一……此人实在是神秘,儒家追寻甚久,连一丝痕迹都查询不到。”

    前往辽东不咸山的百家虽多,武者游侠虽多,可能够决断最后归属的,唯有那些妙悟玄关的强大存在。

    强者,对弱者有着极强的压制力。

    颜岵旁侧轻叹一声,此次,儒家派出那里的人手,注定不能够有所作为,眼见那般神妙宝物落入他们手中,还真是……丝丝不舍。

    口中所语诸多玄关强者,能够最终得手的,怕是不好说。

    若然秦国玄清子、东皇太一联手,百家的玄关武者亦是要联手,那般战斗……,不可想象,不知道是否会有人身陨。

    尤其是阴阳家的东皇太一,此人……似是突然出现一般,一出现便是玄关层次,为阴阳家术者一脉的首领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……邹衍还在,询问之,其人没有任何言语落下,或许知道什么,或许不知道什么,未几,直接带领阴阳家入秦国。

    传闻,其人是从占星律中窥得未来一隅。

    果然如此,那么,秦国的将来……还要增添一分平天下之力。

    “阴阳家无论如何神秘,他们所谋与儒家没有关联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前,我与荀师叔相谈的时候,也曾说道这个话题,荀师叔亦是笑颜,阴阳家乃超凡脱俗之家,所谋也是超凡脱俗。”

    “而儒家是入世之家,可谓如秦国泾水、渭水南北相隔不相错,无需理会太多。”

    伏念笑语回应。

    阴阳家所谋或许与传闻中的苍龙七宿有关,而儒家对那些并不在意,子不语,怪力乱神,儒家入世,辅佐君王,调理阴阳,匡正天下。

    那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伏念师兄所言正是。”

    杨宽文大笑,儒家的道一直没有变过,一直在朝着那个方向努力,乱世之时,儒家已然保持这般盛况。

    若然大治之世,儒家当大盛,在极为擅长的领域,若然儒家不能够有所作为,那么,只能够如其余百家,消亡不存。

    旋即,一行人在路上,没有耽搁,车马快速跟上,掠过桑海城侧,直奔小圣贤庄入口所在,那里,早就已经有专门弟子实时回报了。

    “掌门师兄入秦近三载,儒道宗师——四字足堪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儒家上下,当为之贺。”

    相距小圣贤庄的正门入口还有百余丈,远远的就可以看到此刻正门九级阶梯之前,满是儒服正冠的年轻男子,彼此尽皆气质典雅不俗。

    明媚之骄阳笼罩,儒冠之上,光芒隐现,闪耀四方,诸人汇聚,更显一股别样的浩然之气,汇聚一隅,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此之谓儒家盛况。

    子思一脉杨宽文单手遥指远处,掌门入宫近三年,所谋便是要让儒家在秦国占据一席之地,目下虽不显。

    可儒道宗师四个字,乃秦王嬴政亲赐,已然表明嬴政的态度,起码接下来,儒家在秦国眼中是本分的,是安稳的,是不予打击的。

    是直接和诸子百家中墨家、农家分离开来的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……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身为掌门人,顾身入秦,由此结果,合当儒家上下位置一礼。

    “一箪一瓢,无闲雅幽趣之所在,虚妄也。”

    颜岵虽为颜回之后人,生长在儒家,又如何不明白儒家安稳的重要性,昔年,先祖可以在鲁国之内,一箪一瓢过的潇洒快哉。

    俯览而下,那是因为鲁国自身的安稳。

    果然,鲁国不安稳,何有儒家当初的底蕴。

    祖师去后,七十二贤的遗泽奠就今日儒家八脉根基。

    “秦王嬴政,非常人也。”

    “合如今秦国攻燕、攻魏大事,齐鲁之地的稳定对秦国亦是有不小好处,儒家之将来,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伏念神色凝重,提及儒道宗师四个字,心间深处不住浮现咸阳宫秦王嬴政的身影。

    自己入秦近三年,有功是必然。

    此外,儒家在齐鲁的影响力,为嬴政所忌惮也是必然。

    眼前,秦国无力谋齐与谋楚,也不希望齐国有太多动作,这就是儒家的价值,也是嬴政给予儒家的许诺。

    安分守己不惹事,那就无碍。

    ……,秦国已经有这个实力了。

    “自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杨宽文与颜岵相视一眼,自然明悟其中之意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行盛大的车驾驶入小圣贤庄正门前的广场上,伏念为之翻身下马。

    杨宽文、颜岵随后。

    “诸位师兄、师弟、师妹,伏念归来矣。”

    正衣冠,踏步近前,拱手深深一礼,拜向面前八脉二十人。

    “掌门!”

    “掌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论如何,伏念都已经登位儒家掌门,为儒家大当家,入秦取来儒道宗师四个字,已非寻常儒家弟子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可为掌门第一功。

    诸人当得一礼落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请起!”

    伏念面上为之一笑,再次近前,行至孟轲子一脉的弟子跟前,那是自己同脉之人,当得亲近,对五人点点头,虚扶一礼。

    “请起!”

    随其后,行至子思一脉的弟子跟前,也有自己熟悉之人,如谈直却、邵广晴等,才学水准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其内还有近年来刚入儒家的韩人张良张子房,据说,此人才学颇有韩非之姿,堪为不俗,不知如今如何。

    “请起!”

    行至颜回一脉的弟子跟前,也有自己熟悉之人,如江昭泰,是颜回一脉除颜岵之外,颇为拔尖之人。

    在其侧,还有一位亦是近年来进入儒家的弟子颜路,为赵国陉城书馆之人,此人名讳奇特,周身上下的气息坐忘出尘,和颜回含光至圣之道。

    而颜回可是当年祖师最下最惊采绝艳的弟子,也是踏足合道层次的。

    “请起!”

    行至师叔一脉的传人跟前,随着上次天宗玄清子在宗门一语之后,师叔门下的许多弟子前往秦国,留下之人亦是不多。

    在列的也就两位,自己算是相识,不若张苍、毛亨、陆贾等惊艳。

    “请起!”

    行至漆雕子一脉的弟子跟前,这一脉同孟轲子一脉关系很近,缘由很简单,漆雕子的语论中,于祖师性相近、习相远之说颇有见解。

    且有天理、人欲之说,荀师叔为之欣赏多矣,此脉弟子刚正不阿,胸怀浩然,甚为勇者不惧之感。

    “请起!”

    行至乐正氏一脉的弟子跟前,其人道理传至曾子,此脉弟子鲜少,道理独特,传春秋》之道,孝道独尊。

    “请起!”

    行至仲良一脉的弟子跟前,其人道理传至仲梁子,弟子更为稀少,堪为传乐为道,以和阴阳,为移风易俗之儒。

    “请起!”

    行至子张一脉的弟子跟前,此脉弟子多出狂士,八脉之中,颇有不显,略有超脱儒家中庸,为儒家弟子不喜多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