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诸天尽头 >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我在你后面

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我在你后面

 
笔趣阁全新启航!笔趣阁新域名NNbiquge.com!NN代表全新的笔趣阁!
    国王克普斯小声吩咐完毕,五分钟后,便有一队风尘仆仆的士兵入殿。

    一个个伤的伤、残的残,头发凌乱,脸上摸着厚厚的黑灰,满身汗臭味仿佛十来天没洗过澡了。

    这里要说一句,前面都是化妆,没洗澡是真的,本色出演。

    “大哥,他们是谁,山崖上的士兵不是都死了吗?”

    珀尔修斯小声靠近罗素,不懂就问,在他心中,大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一定能为他答疑解惑。

    “你会关心这个,烤肉不香了?”

    罗素诧异看着开始凹造型的珀尔修斯,不明白这傻孩子哪根筋又搭错了,见其视线飘忽不定,时不时往安德洛墨达公主身上飘,顿时明白了原委。

    这几天喂太饱,开始想女人了!

    嗯,不愧是宙斯的种,癞蛤蟆不长毛,都随那一根。

    罗素心头腹诽,突然间脸色微变,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,身形隐匿消失在珀尔修斯的背阔肌之后。

    “各位,向我们的英雄举杯,他们是敢于刺穿宙斯心脏的勇士!阿戈斯的战士们!”

    克普斯举起金黄色酒杯,高呼道:“神庙在燃烧,神像已经倒塌,我们不用在祈祷供奉他们。今天过后,太阳永远不落,时代将不再属于众神,而是属于我们,因为人类的时代已经降临。”

    虽然士兵是假的,演讲稿也是事先准备好的,但经过克普斯抑扬顿挫的深情加工,宴会大厅的气氛瞬间火热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举杯高呼‘王权不倒’,为英勇的战士们送上祝福,赞美国王王后敢于反抗天神的勇气。

    看似是失了智,但从权力的争夺上,这一幕的发生很好理解,王权和神权水火不容,二者选其一,克普斯和这些贵族阶级都选择了关乎他们利益的王权。

    在一群欢呼声中,安德洛墨达公主面有菜色,神色复杂不知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从利益的角度出发,作为王室继承人,她应该站父母这边,可从长远的角度出发,阿戈斯不该反抗诸神。

    连自保的力量都没有,何谈反抗?

    有时候,安德洛墨达非常鄙视自己父母,以及贵族阶级的所作所为,他们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向诸神发出抗议,而承担代价的人却是贫苦大众。

    “安德洛墨达,你的脸色很不好,喝点酒,这会使你清醒一点。”

    王后西俄帕亚面色不善,知女莫若母,她的女儿又开始同情心泛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宴会大厅的角落,一身白衣的女子猫在金黄色立柱后,小心翼翼观察着珀尔修斯。

    女子头戴简单发饰,不着粉黛,和大厅中装扮华美的贵妇们格格不入,但其容颜俏丽,无需任何点缀,单凭气质便可艳压群芳。

    如同白天鹅误入家养鸭圈,闪耀着女神一般的光环,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艾娥!

    女子名叫艾娥,一个半人半神的存在,长生不老的人类。

    “美女,能请你喝一杯吗?”

    陡然的声响从背后传来,艾娥全身紧绷,看到一只大手从她背后递上金黄色酒杯。

    来者正是罗素,从他醒来的时候,就察觉到有人在暗中观察珀尔修斯。

    考虑到珀尔修斯是宙斯之子,身边有三五个精灵之类的存在不足为奇,也就没当回事,不过今天,这位精灵一反常态,走得有点太近了。

    然后罗素就发现,珀尔修斯运气不错,负责照顾他的女精灵前凸后翘,论颜值,整个宴会大厅之中,仅有安德洛墨达公主可以一争高下。

    “谢谢,但我不想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,很伤自尊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艾娥没有回应,身形泡影般淡化,再次出现已经来到了罗素身后,手中握住长匕抵在他脖颈,冷声道:“很奇怪,自从你昏迷之后,你的行为举止就和往常截然不同,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美女,我只想请你喝一杯,用不着对我动手动脚吧?”

    罗素耸耸肩,无视脖颈上的匕首,仰头将杯中酒水饮尽,而后咂咂嘴:“你应该试试,真的很难喝。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的问题!”

    艾娥双目微眯,猛然间发现,被她制住的罗素全身轮廓模糊,变化成一团黑色的粘稠物质,原先的后脑睁开一双红色眼睛,下方裂开一条猩红的锯齿状嘴巴,无声狞笑。

    艾娥心神大惊,收回长匕后退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身后撞到一面硬墙,艾娥再次大惊,她记得很清楚,背后本应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等她有所动作,漆黑色大手卡住细长脖颈,指尖传来的力度,仿佛随时都能将其轻易折断。

    艾娥不敢妄动,定住脚步站在原地,黄金色酒杯从身后递来,恼人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美女,能请你喝一杯吗?”

    “谢谢,只要你把手拿开。”

    艾娥没有拒绝,也没法拒绝,在黑色大手顺着她身躯沉入脚下阴影之后,接过酒杯将其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饮下酒水,金黄色空杯摔落在地,艾娥的身影原地消失无踪,这次没有继续出现在罗素身后,和他玩‘我在你后面’的无限循环游戏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,你逃我追,追到了就……嘿嘿嘿!”

    罗素转身走入黑暗,身形隐匿其中,追踪逃离王宫的艾娥。

    此时大殿中,反抗天神的演讲炒至顶峰,人群激愤,端着酒杯振臂呼喝。

    有些人就是这样,两杯马尿下肚,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无需战栗,也无需在恐惧中羞辱自己!天神需要我们,需要我们顶礼膜拜,而我们不需要他们,不需要任何一个高高在上的神明。”

    王后西俄帕亚端起酒杯,指着安德洛墨达对众人说道:“看看我的女儿,她比所有人都要美丽,面庞比神明都要圣洁,奥林匹斯山应该嫉妒她,因为她比阿弗洛狄忒都要美丽。”

    显然,王后西俄帕亚没听说过金苹果的故事,不知道嫉妒在奥林匹斯山的具体含意。

    小心眼的女神们不会在意她是否酒后胡言乱语,她们只知道,人间有个比她们更漂亮的女人。

    红颜祸水,理应降下灾难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不同,没有几万个肌佬为了一个女人拼个你死我活,最终靠木马病毒攻破防火墙。

    浓郁且阴冷的黑暗从大殿四周徐徐而起,冷风吹拂过境,拟态成一个个张牙舞爪的透明骷髅,引起连连尖叫,瘸腿的伤兵顿时就不瘸了,健步如飞跑得飞快。

    黑光绽放,在半空凝聚成漆黑色漩涡通道。

    黑袍白面,长发披肩的中年男子走出,居高临下俯视出言不逊的王后,以及一群颤巍巍的鹌鹑。

    “吾名哈迪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戈斯城外,艾娥卷起狂风降落在平原地带,遥望王宫方向,皱眉思索罗素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神秘的家伙,不管你是谁,你从哪来,你都不该留在珀尔修斯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美女,友情提醒一句,别对我抱有好奇心,不然你会为它买单,最终人财两失。”

    在艾娥自言自语的时候,罗素从一块巨石后走出,影子无视正面的太阳,拉长延伸至艾娥脚下。

    艾娥心神大惊,脚尖点地,欲要化作狂风离开。

    太晚了!

    数条黑色手臂从她影子中窜出,好似吐信毒舌,飞快缠绕上四肢,将其禁锢在原地。

    姿势十分不雅,艾娥双手反剪在背后,绷直的长腿紧缚并拢,被四条从地面探出的黑色手臂托起,横着平举在半空。

    罗素缓步上前,居高临下俯视艾娥,视线掠过其苍白的面孔,停在两个凸出的中心上。

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艾娥咬牙唾骂,不管是罗素居高临下的眼神,还是被迫摆出的造型,都让她极度缺乏安全感。

    心理防线瞬间攻破!

    罗素听到艾娥的叫骂,心头不以为意,两人刚刚认识,话都没说几句,艾娥对他有偏见很正常。

    相处时间久了,艾娥绝不会这么说,因为那时她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首先,我来检查一下,你把武器藏哪了。”

    罗素嘴角勾出阴险笑容,背后十余条黑色手臂伸出,从四面八方包围艾娥,两两相合,同步保持苍蝇搓手状。

    “你敢!我一定会杀了你!!”

    艾娥双目喷火,气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哼,我不怕,倒下一个我,还有千千万万个我。”

    罗素冷哼一声,正所谓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男子汉大丈夫行的端坐的正,理应无惧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今天他要是被艾娥吓到,哪怕是皱一下眉头,名字倒过来写。

    “无耻!!”

    艾娥怒视罗素,从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,我就当夸奖了。”

    罗素视线掠过艾娥身躯,不时啧啧嘴点评两句,黑色大手作势欲扑,吓得艾娥花容失色,背后一片冷汗。

    “别说我不近人情,现在给你一个机会,我问你答,不然明年的今天,我们一家三口会来这里踏青。”

    罗素冷哼一声,警告道:“老实点,别想着耍花招,不然有你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艾娥心头悲愤,权衡利弊,决定暂且服软。

    “姓名?”

    “艾,艾娥。”

    “艾艾娥?没别的意思,你名字真难听,我要是你,早就抹脖子死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罗素嫌弃一句,继续道:“接下来这个问题有点敏感,今年几岁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聋了吗,我问你年龄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在算。”

    “哟呵,看你弱得跟只鸡一样,居然还是个长生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艾艾娥不想说话,形势比人强,罗素拿她就跟抓鸡一样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性别?”

    罗素公事公办,眼中不带丝毫色彩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性别,赶快回答!”

    罗素嗤笑一声,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:“别以为胸口塞了两团棉花就能冒充女性了,告诉你,像你这样的男孩子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杀了我吧!”